确认过眼神,你不是被抛弃的同龄人

发布人:道尔工作网 发布时间:2018-04-15 阅读次数:1139
1908年的一个寒冷冬夜,清宫卫队长敲开了醇亲王府的大门,按慈禧的旨意把溥仪接进宫中教养,准备接位。坤宁宫内,奄奄一息的慈禧接见了溥仪,告诉他要即日登基。就这样,3岁的溥仪被推上的皇位。

溥仪的祖先福临,6岁登基;康熙,8岁登基。

 

回到当代,扎克伯格26岁成为《时代》年度人物,刘强东30岁担任京东CEO,他的奶茶妹妹,23岁已经身价500亿。

 

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后,自媒体人开始贩卖焦虑:你的同龄人,正在抛弃你。

 

是啊,90后的李叫兽,都是百度公司副总裁了;胡玮炜创业短短两三年就是亿万富翁了;就连17岁的00后也能靠写公众号月入10万了。

普通人的17岁或许只有学习和考试,过着按部就班的校园生活,每天在日记本里记录着莫名的小情绪小忧伤,向往象牙塔,向往自由和解脱。

 

这么一比,我们岂不都是被同龄人抛弃的loser?公子3岁时在玩泥巴,6岁时滚玻璃球,18岁上了一所野鸡大学,23岁还是职场小白,26岁依然前途未卜,被漫无边际的生活追杀。

 

不过我对自己当下这种迷茫的状态,挺满意的。

 

迷茫和焦虑说明你还年轻,如果你哪天不惑不焦虑了,说明你活明白了,也老了。

 

“同龄人”其实是一个伪概念。抛弃是不存在的,对比背后的社会焦虑是广泛存在的,某些层面的差距也是存在的。你和他在“同龄”之外并无更多共同点,作为个体,我们彼此独立,每个人的家世、经历、见识、资源、机遇不同,自然也没有可比性。


2013年,《千里江山图》在故宫展出,在慕名前来观摩的人群中,陈丹青抵着脑袋在展柜的玻璃上,瞪大了眼睛像个傻子一样静静地看着。

 

陈丹青称之为“隋唐五代山水画百科全书式的总归结,元明清三代文人山水画百科全书式的大辞典”。而这幅“中国传世十大名画”,竟出自一位18岁的少年王希孟之手。

18岁的眼光、胸怀、才气,令陈丹青叹服不已。

 

关于王希孟的史料,几乎没有,但他才分之高,是无疑的。陈丹青说,不要小看十八岁,十八岁的家伙是个天才,事情就可怕了,因为他们是拿着生命力和天资在做事情。

 

君不知,张爱玲12岁开始发表作品,23岁写出《沉香屑》;法国天才诗人兰波写下“生活在别处”时还不到18岁,19岁后他就不写诗了;米开朗基罗雕刻《哀悼基督》时23岁,26岁开始创作举世闻名的《大卫》;莫扎特写四重奏和交响乐时,才不到18岁光景。

 

其实那些“抛弃同龄人”的人,他们或天赋凛然,才华横溢;或出身高贵,直线飞驰;或天赐良机,弯道超车;或不按常理,出奇制胜。而大多数按部就班的奋斗者,只能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,无法懈怠,也不敢懈怠。

 

李一男25岁成为华为总工,27岁出任华为副总裁。但对于大多数的华为人而言,IT工作是日复一日的机械劳动,而公司也成为埋葬青春与理想的坟墓。

 

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昼夜、厨房与爱。谁曾经不是志比天高的少年,可总有一天要打磨掉自己的棱角,随着买房成家、养儿育女等人生里程碑的到来之时,把理想主义藏在心底,放缓了前进的脚步,甘做平凡的勇士。


1992年,马云成立海博翻译社,他背着麻袋到义乌、广州进货。翻译社开始卖鲜花,卖礼品,还曾经销售过一年的医药,推销对象上至大医院,下至赤脚医生。

 

1994年,海博翻译社营收持平。来自西雅图的外教比尔和马云聊互联网,30岁的马云决定寻找机会创业。

那一年没有人相信他未来会缔造出一个帝国。若根据现在的标准,马老师30岁的时候,是“失败”的。

 

1994年,为了混口饭吃而创业的任正非已经50岁了,他比马云还要大20岁。

 

这一年,华为还是一个小公司,还没被思科盯上。任正非破釜沉舟把所有血本投到研发上,才让C&C08机占领了半个市场份额。 

如果你觉得你那些所谓的“同龄人”已经在财富、职场或者家庭的道路上甩了你几条街,如果你此刻正在陷入漫无边际的焦虑和迷茫中,不妨来想想这些“大器晚成”的人。

 

左宗棠年轻时屡次科举失败,在40岁以前,除了靠一肚子书弄了个白富美媳妇儿,屁事也没干成,就连写信给太平天国出主意也没人理会他。

 

哈兰·山德士同样在40岁之前没干成什么大事。农村出身的他,在父亲去世和母亲改嫁后,他早早就辍学了,此后换过无数个工作,卖过保险,当过保安,做过消防员。

40岁那年,他用平生积蓄开了个小小的加油站,后来他发现很多人饿着肚子排队加油,于是发现商机:做炸鸡快餐。由于他的炸鸡做得特别好吃,因而远近闻名。但直到他70多岁,肯德基才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品牌。

 

其实我们这个年代什么都不缺,缺的是能够持之以恒和慢下来用心沉淀的人。因为这个时代太快了,有人十八岁出来创业,公司估值动辄上亿,有人二十岁成名,在荧幕上成为综艺大咖,就连街边卖煎饼的大妈也能轻松月入三万,于是你越来越焦虑、恐慌,想要成名,想要暴富。

 

人生半坡,有人先成功,有人晚成功,再正常不过。眼前的困难,一时的落后,不代表没有翻盘和逆袭的机会。沉淀下去,沉出一壶好酒,自然有人想品。

 

张爱玲说,成名要趁早。但往往那些厚积簿发,在崎岖中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晚成者,拥有更巨大而恒久远的能量。


2014年11月的一个晚上,胡玮炜牵线把一个设计师朋友介绍给投资人李斌。

 

设计师想做一款高大上的自行车,目标消费者是个人。但李斌对个人自行车没兴趣,他觉得做一个随处可借的共享自行车项目更有意思。设计师不以为然,李斌随即转向胡玮炜,说:“胡玮炜不如你去干吧。”

 

这成了胡玮炜创立摩拜的开端。

 

共享单车这个风口,创业者蜂拥而入,资本拼命砸钱,短暂的狂欢过后,伤亡惨重,一地鸡毛。

 

大浪淘沙,剩者为王,摩拜单车经过一路厮杀,成为胜出的两辆自行车之一。

我们这个时代,创业及与之相关的投资生态正在日趋恶化,财富神话的制造逻辑、老百姓投资逻辑,已经悄然改变。如今想要再造一个摩拜单车,几乎已经不可能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,在这种时代变迁下越发无奈、被动和迷茫。

 

前段时间,张泉灵有篇演讲《时代抛弃你时,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》爆火,讲的是互联网科技发展的时代背景下生活方式和商业环境的变化,她说:“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,越转越快,你得断臂求生。不然就跳上去,看看车轮滚向何方。”

 

没人愿意断臂求生,人人都在张望风口,观察动向,从幻化未来的VR到百家争鸣的直播、从风靡全国的共享经济到火爆的答题竞赛等小游戏,再到如今举国倾谈的区块链。

 

什么叫风口呢?贾行家说:“每到了转折的时代,总会有这样一群失落者。这个时候,人们追求的东西会像雨水一样蒸发到空气里,然后用一种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无法把握的概率落下来,有的人注定会被送到风口,送到浪尖;有的人会被送去水底,甚至在石头上撞得粉碎。”

 

一将成名万骨枯,江湖波云诡谲,楼起楼塌,大多数人成了被送到浪尖和在石头上撞得粉碎的无名烈士。

 

然而他们,并没有被抛弃。


“摇滚纪委”臧鸿飞去年给京东做了一支广告配音,里面他说:

 

你不必买大房子,不必在月薪一万的时候就贷款三百万。

三十年后,当孩子们问起那些年你有什么故事,你不能只有贷款。

你不必去知名的大公司追求梦想,你想逃离的种种,在那里同样会有。

你不必去大城市,也不必逃离北上广。

不必用别人的一篇10w+来决定自己的一辈子。

你不必改变自己。

因为《奇葩说》,这个摇滚“老炮儿”一下子火了。节目结束后,他说今后他还会做一些有意思的事。他从来都不谈成功学,不想成为一个沾沾自喜的中年成功人士,他希望用自己的一生做一个行为艺术,从不求人人懂得欣赏。

 

就像他说的,别用别人所谓的成功,来定义你的人生。

 

一语道破天机。

 

这是一个鼓吹成功者的时代,一个成功学霸占图书畅销榜单的时代。快节奏的现代生活带来焦虑,焦虑让人身在枷锁中却又渴望成功。人们渴望从成功者身上找到捷径,复制成功。然而欲望的过度挤压和对成功的过度推崇,让社会风气变得浮躁,人们变得急功近利,也往往因而产生了错误的价值观。

 

胡玮炜在创业之前,只是一名从事媒体工作10年的普通记者。和她一样的大多数80后,从事着平凡的工作。他们的工作内容,没有媒体的聚光灯,没有光鲜亮丽的光环,每天都挤地铁打卡上班,都在勤勤恳恳地敬业操劳。

不同赛道之间的人生旅程,是无法比较的。我们身边不乏这么一些人,他们即使不是大富大贵,不是一帆风顺,依然可以努力把自己的人生过得丰盛,活出自己的精彩。面对别人的质疑,他们可以骄傲地说:别用你的故事,指教我的人生。

 

我们无法去定义“成功”的标准——这样的标准只有流水线上的产品才具备,不适用于有生命力和独立思想的人类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,落后于同龄人并不可怕,只要记得自己要去哪里、要做什么、有什么意义。聪明人不会因为别人的拥有而焦虑,而是专心与自己的领域,努力超越过去的自己。

 

罗曼·罗兰说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仍然热爱生活。”

 

生活的真相或许就是平凡。向每一个平凡的奋斗者致敬。